環球 icon-chevron-right 香港 icon-chevron-right 文娛藝術

文娛藝術

搜羅香港最新的藝術展覽、畫廊、以及包羅萬有的文娛活動與夜生活動態

今月你不能錯過的藝術展覽
藝術

今月你不能錯過的藝術展覽

  人來人往的街道令人喘不過氣,想打破繁忙的生活節奏?不如在空閒時看看藝術,也許能從畫布和雕塑找回心中的平靜。香港街上藝廊及博物館比比皆是,處處時常舉辦各種藝術展覽,我們為你搜羅城中值得期待的藝術展覽,由個人畫展、攝影展到大型國際藝術節,統統都讓你發掘藝術的獨特魅力! 大家不妨在週末到城中的藝廊和攝影藝廊逛逛,想一次過參觀多個藝術空間,可以參考我們的 H Queen’s 終極指南。

香港藝術館重開
藝術

香港藝術館重開

香港藝術館變身重開香港藝術館是香港首個公營美術館,館藏數量超過17,000件,從本地藝術創作、中國書畫、到西方的經典文物都一應俱全,展館還會不時舉辦專題展覽,讓大家能充分體驗到世界各地的藝術文化精髓。自2015年起,藝術館開展了歷時三年的擴建及修繕工程,並預計今年11月底完成翻新工作,重新開幕。改裝後的外貌是由灰色波浪形水泥牆建成,極具現代感;而展館的內部空間則擴闊逾四成,展廳數目更由七個增添到12個,當中包括新設的「香港藝術」專廳、已故中國著名現代畫家吳冠中的藝術廳,以及一個樓高九米的雙層展廳,以作展示巨型藝術品之用。另外,藝術館頂層加建了三面落地大玻璃,讓大家可一邊感受多姿多彩的藝術氛圍,一邊欣賞維多利亞港的醉人美景。 吳冠中藝術廳 吳冠中是20世紀的中國當代藝術殿堂畫家。生於1919年江蘇宜興,家境貧窮,憑着個人的藝術天賦和努力,曾遠赴法國修讀美術,歸國後雖經歷文化大革命,很多作品都在抄家時不幸被毀掉,但仍無阻他對藝術的熱愛 和追求,致力把西方的抽象藝術概念注入中國傳統水墨畫。1992年,吳冠中更成為首位於大英博物館舉行個人畫展的華人,是少數能夠在西方藝術界打響名號的中國畫家。為了讓作品得以流傳,藝術館重開後,將特設「吳冠中藝術廳」永久展示其畫作。 吳冠中《西遞村》, 2001 吳冠中的兒子吳可雨早前向香港藝術館捐出多幅父親的珍貴畫作,包括《蘇州水巷》、《仰望與橫看》和《雙燕》的原稿《寧波水鄉》,色彩斑斕的水彩與水墨運用充分體現了中西方的藝術美學,一線一點都盡顯吳冠中對「國畫現代化」和「油畫民族化」的探索精神。「父親的作品就是他生命的延續,他深信:『有我的作品,就有我的存在。』」 焦點活動推介 為迎接開幕,藝術館正密鑼緊鼓地舉辦一連串的活動,例如早前推出了「香港主旋律創作計劃」,公開招募年輕作曲家,為藝術館的四大館藏編寫旋律樂曲。另外,如果想先睹為快,率先預覽藝術館的作品,可前往香港國際機場舉辦的「藝術、文化與音樂巡禮2019」,除了展出香港藝術館的核心館藏外,會場更雲集多個本地藝術機構和音樂團體,為大家帶來特色的噴畫、攝影展覽及音樂表演。藝術館稍後會陸續公佈更多精彩節目,想收到最新資訊,就要密切留意官方 Facebook 或 Instagram,拭目以待!

Instagram 必跟的五位香港藝術家
藝術

Instagram 必跟的五位香港藝術家

畫廊不再是藝術家分享作品的唯一途徑,多得 Instagram 的出現,藝術作品可以快速廣泛地遍及全球觀眾。一些藝術媒介像刺繡藝術和紋身,雖然並非什麼高檔藝術,但現在是廣受歡迎的藝術表達方式,不用去藝術館也可以欣賞到。以下為你推薦五位本地藝術家的 Instagram,由插畫到紋身藝術都有,是時候更新你的 IG 追蹤名單!  每天都在滑手機上 IG,不如看看我們推薦的 IG 刺繡藝術家和網絡感性詩人。

香港女紋身師為生命留痕
藝術

香港女紋身師為生命留痕

  華人社會向來視紋身為壞孩子的記號,但近年風氣有變,紋身觀感不再負面,亦趨普遍,紋身有時是個性的彰顯,有時是美的追求,有時是成長的圖騰……Time Out 專訪了城中兩位年輕女紋身師,張冰月(Jennifa)及馬珈珈(Gaga),她們透過細膩的筆觸、獨特的構圖、深意綿綿的聯想,把無數個或悲或喜或明或暗的生命片段刻畫於皮膚上。 撰文:Emily Chau 肌刺的真義  Jennifa一脫下黑色外套,展露一雙瘦小手臂,手臂刺青之密集,如穿了一襲貼身上衣。刺青散發孤傲氣質,加上全黑的裝束,不難想像一道無形的牆很易便築起於她與外界之間。「其實我是很搞笑的。」Jennifa 笑着辯護。的確,只要一開腔,盡是笑靨和溫婉的語音。 「為人留下一個能夠陪伴至死的圖案是一件多有意義的事。」   不如她身上的繁複紋身,她的紋身路很純粹簡單。從小喜歡畫畫,視紋身如畫畫般平常,18歲生日時,沒有多想就給自己第一個終身圖騰。那是一朵刺在左腰的櫻花,象徵勇敢。後來修讀設計,亦學習起紋身來,還以紋身作為志業,「為人留下一個能夠陪伴至死的圖案是一件多有意義的事。」才25歲的她其實已經有數年紋身經驗。最初在紋身公司掛單,近來為了更自主自由,成立了一家小小工作室。Jennifa 是個善感女子,對生命有很多思考,她的紋身創作以 black work 為主,又注入很多傳統日本紋身元素。  為了精進技藝,兩三年前開始,Jennifa 更學習起日本傳統紋身工藝「肌刺」來。有別於一般紋身,「肌刺」不採用電動紋身機,而是採用竹製工具以人手一點一點地刺青。「肌刺」耗費的花間比紋身機長得多,機器入墨速度高達每秒120次,人手入墨每秒只是兩三次,一個創作花費的時間往往以年計,對於紋身師手藝及耐性的挑戰更大。Jennifa在紋身展接觸這工藝,深受打動。當時她看到日本肌繪師林相秀即席揮筆,「他和被紋身者都汗流浹背,像是一場搏鬥。」Jennifa 冒昧求教,從此成為了林相秀的徒弟。她說,「肌刺」的極致追求讓人大開眼界,林相秀使用的紋身竹籤是自製的,他親自採竹燒竹上釉。此外,由於「肌刺」創作時間漫長,不少人以十年廿年的時間來完成一幅屬於自己的生命圖騰,故肌繪師有着非一般的責任感及使命感,他跟客人的關係往往已經超越買賣服務。Jennifa 左手的紋身由林相秀親手刺,圖案是浮世繪常見的波浪。圖案在大約九分袖的位置 sharp cut,「日本傳統上,紋身是不可外露的,所以在手袖位置戛然而止。」Jennifa 不時飛往日本隨林相秀學習,「我在他身上學到的遠遠不只紋身工藝,更包括待人處事的度。」然而,她目前的創作還是如一般紋身師般主要使用紋身機。每個圖案都盛載了獨特的生命故事,所以 Jennifa 十分着重溝通,接每個案子前都會詳細了解對方的故事,然後在紙上草擬創作,經過來來回回的修改,最後才在皮膚上留墨。「曾經有個失婚婦前來詢問,我了解過後,發現她未必真的想紋身,而是想透過傷害自己發洩情緒,我勸她還是不要紋。」紋身科技可能隨時代改變,但以人為本的精神大概永恆不變。(Instagram: @jenn_tattoo) Gaga 刺進內心的印記  甫踏足 Gaga 位於觀塘的工作室,只見一室雅致。淺粉紅牆身,色調和諧的傢俱,翠綠植物……配搭出一個溫暖怡人的空間。Gaga 的紋身就如她的工作室,筆觸纖細,構圖富詩意,要耐心細閱,才可解讀表象以外的深意。與其說是紋身,不如說是皮膚上的畫。原來她自小醉心畫畫,大學時修讀設計,畢業後做過廣告,但短短兩年已經瞭解自己志不在此,「工作主要是設計版面、度橋,真正能畫畫的

七大夏天必睇港深澳打卡展
藝術

七大夏天必睇港深澳打卡展

今個夏天,多個經典動漫和卡通人物登陸香港、澳門、深圳,舉辦不同主題展覽,包括宮崎駿吉力卜動畫、深受港人喜愛的海賊王、Hello Kitty、小王子等等,在三地同時進行,想一次過搭船去澳門或者北上深圳參觀,就要 mark 低以下名單啦! 喜歡到處遊玩打卡,不要錯過八個必去廣州小旅打卡點及香港超美彩虹系美食。

更多文娛藝術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