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 icon-chevron-right 香港 icon-chevron-right 《小丑》專訪:Joaquin Phoenix 與 Joker 的愛恨交纏

《小丑》專訪:Joaquin Phoenix 與 Joker 的愛恨交纏

Time Out 香港獨家訪問

作者:Time Out Hong Kong |
廣告
joker

今年秋冬最令人期待的電影《小丑》(Joker)上映,故事講述做不了棟篤笑匠的 Arthur Fleck 鬱鬱不得志,最後走火入魔成為葛咸城(Gotham)的邪惡組織領袖 ── Joker。飾演小丑的 Joaquin Phoenix 演技大爆發,將人格劣化表現得極致,足以問鼎奧斯卡金像獎。Time Out 訪問 Joaquin Phoenix,大談演繹小丑這個 DC 超級奸角的心得。《小丑》影評已出爐,影迷不要錯過!

你需要喜歡自己的角色(Joker),才能演繹出他的精髓嗎? 
坦白講,這是一個挑戰。有時候看劇本的時候,我會同情他,其他時間我都不喜歡這個角色。他很可悲、愛發牢騷,我覺得他有創傷性壓力後遺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病徵。電影開頭,他被街童追打時,整個人嚇到動不了。這個人小時候曾被虐待,你很難不憐憫他。這些細節會改變你的大腦和思考方式,也改變了我對這個角色的看法。

「回顧當初,我只想叫小丑自己 xx 自己。」

你演繹小丑的準備功夫是怎樣?有沒有嘗試研究一些精神健康問題?
我參考過一些影片,也特別看了兩本書。我不會告訴你是什麼書,因為我不想給罪犯有更多注意力。概念是不少政治殺手和大規模謀殺犯都有類似的性格,在1963年之前列為兩類人 ── 理性的政治極端主義者和瘋狂的一派,後來被媒體分成更多種類。突然間令到大家渴望關注,甚至想以惡成名,我覺得電影的背景很有趣,一方面,Arthur 是一個緊張不安、內向的男人,他想在世界上消失;但當他是 Joker 的時候,他的性格變得自戀無比,想得到世界上的關注和專敬。

Niko Tavernise/Warner Bros.

很多人談論你為了飾演小丑而減磅,如果訪問提到減磅,你會覺得煩嗎?
我不管這些,對演員來講,減磅不是外表或表演的問題,減重會影響你的情感。我覺得餓,我就會把長期不滿足的狀態演出來,那一種情感對於塑造 Joker 性格非常重要。

小丑個性很孤僻,你對獨處有什麼想法嗎?
我最喜歡這一點,獨處就是他的人生。正因如此,你很難知道要怎樣對待他。電影的關鍵一幕在地鐵裏發生,他看到三個醉漢騷擾一個女人,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淡然地研究他們的行為。他覺得他們很正常,這樣挺折磨人。這個角色常常發白日夢,性格像個孩子一樣,沒完全發展成熟,但卻要面對外面的新事物。同一時間,你想大罵:「死蠢,為什麼你的直覺不教你阻止他們?」然後,他不能自已地開始大笑,激怒了那幾個男人。被人圍毆,他便自我防衛,這點我們能理解。可是一瞬間,他倒過來變成了掠食者。在短短兩分鐘內,這個角色已經帶我們朝不同方向走,我就是愛他這一點。

Niko Tavernise/Warner Bros.

「Arthur 的狂笑築成他與世界之間的隔膜,由此累積怨恨、憤怒、苦澀的情緒,繼而誕生了 Joker。」

電影裏常常聽到那一陣令人不安的低沉笑聲
那笑聲象徵着 Arthur 嘗試隱藏的另一面,當他變成 Joker 就忍不住流露出來。劇本裏,他的大笑是創傷後遺症,但我跟 Frances Conroy(飾演 Joker 的母親)對戲時,她演的某些行為令我聯想到她孩子的感受。在我想像中,小時候的 Arthur 可能在學校不顧場合地大笑,他母親向校長解釋胡說兒子是因為患病才禁不住笑。有一天拍攝中,Todd Phillips 跟我加入了幾句台詞,Joker 跟他母親說:「You always told me that I laughed too much because I was ill, but you’re wrong, this laugh is who I really am.」(你常跟我說,我笑太多是因為病,但你錯了,我是笑出真正的自己)Arthur 的狂笑築成他與世界之間的隔膜,由此累積怨恨、憤怒、苦澀的情緒,繼而誕生了 Joker。我們內在的某部分,有時候會阻礙自己了解世界,這一點我覺得非常有趣。

撰文:Olivier Joyard 翻譯:Cara Hung

相關文章

廣告

You may also lik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