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 icon-chevron-right 香港 icon-chevron-right 香港女紋身師為生命留痕

香港女紋身師為生命留痕

溫柔而堅韌的力量

Tattoo_Jennifa
Jennifa
作者:Time Out Hong Kong |
廣告

  華人社會向來視紋身為壞孩子的記號,但近年風氣有變,紋身觀感不再負面,亦趨普遍,紋身有時是個性的彰顯,有時是美的追求,有時是成長的圖騰……Time Out 專訪了城中兩位年輕女紋身師,張冰月(Jennifa)及馬珈珈(Gaga),她們透過細膩的筆觸、獨特的構圖、深意綿綿的聯想,把無數個或悲或喜或明或暗的生命片段刻畫於皮膚上。

撰文:Emily Chau

肌刺的真義
  Jennifa一脫下黑色外套,展露一雙瘦小手臂,手臂刺青之密集,如穿了一襲貼身上衣。刺青散發孤傲氣質,加上全黑的裝束,不難想像一道無形的牆很易便築起於她與外界之間。「其實我是很搞笑的。」Jennifa 笑着辯護。的確,只要一開腔,盡是笑靨和溫婉的語音。

「為人留下一個能夠陪伴至死的圖案是一件多有意義的事。」

  不如她身上的繁複紋身,她的紋身路很純粹簡單。從小喜歡畫畫,視紋身如畫畫般平常,18歲生日時,沒有多想就給自己第一個終身圖騰。那是一朵刺在左腰的櫻花,象徵勇敢。後來修讀設計,亦學習起紋身來,還以紋身作為志業,「為人留下一個能夠陪伴至死的圖案是一件多有意義的事。」才25歲的她其實已經有數年紋身經驗。最初在紋身公司掛單,近來為了更自主自由,成立了一家小小工作室。Jennifa 是個善感女子,對生命有很多思考,她的紋身創作以 black work 為主,又注入很多傳統日本紋身元素。

  為了精進技藝,兩三年前開始,Jennifa 更學習起日本傳統紋身工藝「肌刺」來。有別於一般紋身,「肌刺」不採用電動紋身機,而是採用竹製工具以人手一點一點地刺青。「肌刺」耗費的花間比紋身機長得多,機器入墨速度高達每秒120次,人手入墨每秒只是兩三次,一個創作花費的時間往往以年計,對於紋身師手藝及耐性的挑戰更大。Jennifa在紋身展接觸這工藝,深受打動。當時她看到日本肌繪師林相秀即席揮筆,「他和被紋身者都汗流浹背,像是一場搏鬥。」Jennifa 冒昧求教,從此成為了林相秀的徒弟。她說,「肌刺」的極致追求讓人大開眼界,林相秀使用的紋身竹籤是自製的,他親自採竹燒竹上釉。此外,由於「肌刺」創作時間漫長,不少人以十年廿年的時間來完成一幅屬於自己的生命圖騰,故肌繪師有着非一般的責任感及使命感,他跟客人的關係往往已經超越買賣服務。Jennifa 左手的紋身由林相秀親手刺,圖案是浮世繪常見的波浪。圖案在大約九分袖的位置 sharp cut,「日本傳統上,紋身是不可外露的,所以在手袖位置戛然而止。」Jennifa 不時飛往日本隨林相秀學習,「我在他身上學到的遠遠不只紋身工藝,更包括待人處事的度。」然而,她目前的創作還是如一般紋身師般主要使用紋身機。每個圖案都盛載了獨特的生命故事,所以 Jennifa 十分着重溝通,接每個案子前都會詳細了解對方的故事,然後在紙上草擬創作,經過來來回回的修改,最後才在皮膚上留墨。「曾經有個失婚婦前來詢問,我了解過後,發現她未必真的想紋身,而是想透過傷害自己發洩情緒,我勸她還是不要紋。」紋身科技可能隨時代改變,但以人為本的精神大概永恆不變。(Instagram: @jenn_tattoo)

Gaga

刺進內心的印記
  甫踏足 Gaga 位於觀塘的工作室,只見一室雅致。淺粉紅牆身,色調和諧的傢俱,翠綠植物……配搭出一個溫暖怡人的空間。Gaga 的紋身就如她的工作室,筆觸纖細,構圖富詩意,要耐心細閱,才可解讀表象以外的深意。與其說是紋身,不如說是皮膚上的畫。原來她自小醉心畫畫,大學時修讀設計,畢業後做過廣告,但短短兩年已經瞭解自己志不在此,「工作主要是設計版面、度橋,真正能畫畫的機會不多」,於是想到不如改習紋身,起碼可完全發揮畫畫所長。當時她身上一個紋身也沒有。「即使是現在,我身上的紋身也不多,紋的圖案也沒有很大意義。」小腿的音符、臂上的蜂鳥……Gaga 均輕描淡寫。然而,她為客人創作的圖案往往內含一個大千世界。Gaga 很關心性別研究、女性主義、性傾向等議題,加上佛教家庭的背景,她深信眾生平等,故她的紋身創作即使圖案不同,但其靈魂和核心訊息往往圍繞這些課題開展。奧地利畫家 Gustav Klimt 是 Gaga 最喜歡的畫家,他筆下的女性慾望和女體是她重要的啟蒙。

  Gaga 擅長把複雜的情緒及內心世界轉化成詩意綿綿的圖案。她像心靈導師,透過溝通慢慢走進客人內心,再構思成獨一無二的圖案。例如有個女子外表堅強獨立,脆弱的一面往往被忽略,情路上屢屢受傷,只懂被窩中痛哭。Gaga 在她的背上刺上一幅代表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圖案,空椅代表了為「他」流淚的過去,眼睛代表女子要活在當下,鬱金香則期許一個豐盛的將來。有人捧着向日葵出嫁,卻以凋零的向日葵紋身記下婚姻的結束。讓人流淚的故事多,但讓人展歡顏的故事也不少。有對女同性戀人背上刺上戀人裸體相擁圖案,記下靈慾最親密的一刻;有女醫師以紋身為記,時刻提醒自己從醫的使命;有媽媽紋下初生孩子的可愛臉容;亦有媽媽紋下一家三口跳大繩。

「我關注什麼,自然創作會傾向那方面⋯⋯」

  Gaga 給很多有緣人記下獨特的生命時刻,而這些有緣人的故事亦滋潤着 Gaga 的創作。難怪她強調自己的風格是慢慢沉澱而來,「我關注什麼,自然創作會傾向那方面,同樣關心那些課題的人會找我紋身,慢慢有關的創作便越來越豐富,成了風格。」(Instagram: @gagmama)

相關文章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