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 icon-chevron-right 香港 icon-chevron-right 香港匠人精神:傳統理髮師傅遇上新式 barber

溫馨提示:疫情期間,請向各店舖或場地查詢詳情。

香港匠人精神:傳統理髮師傅遇上新式 barber

兩代職人聊本地理髮業的行業變遷

作者:Cara Hung
廣告

香港人對傳統上海理髮廳有一種情懷,坐在老舊的飛髮椅,電剪的聲音和毛巾的觸感,記載着不少男士的童年回憶,也見證了香港昔日年華。近年香港興起新派 barbershop,為香港理髮界帶來新氣象。我們請來樂道理髮公司創辦人之一 Kelvin Yu,與見證理髮廳輝煌時期的老行尊林波師傅,行家互相交流,談談理髮業的轉變。K:Kelvin  L:林師傅

<strong林波/78歲,在行內打滾超過半世紀,經營髮廊多年後退休,仍離不開電剪。目前在彩虹56年老店上海華麗理髮公司擔任客席理髮師傅

Kelvin Yu/35歲,加拿大回流港人,入行當 barber 五年,去年與拍檔開設樂道理髮公司 Too Far East Barber & Co.,向上海理髮廳致敬

入行經過

K:師傅如何入行?

L:我15歲就入行,做了60年。我九歲起開始在街上謀生,偶然被一個行家拉進店裏做學師,就這樣入行了。那個年代我的同齡人,百分之九十都沒讀書,也沒有選擇,遂在街上謀生搵食。最初想學車,但要收按金,付不起,機緣之下入了理髮廳工作。

K:我師傅也是上海師傅,他為我理髮有十年。我有一次問他可不可以收我為徒,29歲入行。跟他學藝六個月,後來再到另一間 barbershop 工作了四年多。

L:你去年自己開店?

K:對,去年六月在中環開了樂道理髮公司。自己有家庭,一來想創業,建立自己的平台之餘,累積更多客人,磨練一下。師傅你在華麗做了多久?

L:嚴格來講,我是兼職。退休結束自己生意後覺得無聊,跟老闆又是幾十年朋友,他沒有人手,所以我來做 part-time。無意中接 拍了一些廣告,這兩年招來很多年輕客人,我就是這樣做下去。在華麗待了四年,這裏有三位師傅,最大的保師傅90歲,殷師傅84歲,另一位都是80歲左右,我在這裏是最年輕,78歲,哈哈。

K:嘩。

兩代理髮美學

K:師傅,你覺得理髮店與新式 barbershop 有什麼分別? 

L:理髮廳講究技術,各方面比較保守;barbershop 的髮型和造型,就比較超時(時髦),效果上講究線條美,髮型也較清晰。

K:以前流行什麼髮型風格? 

L:以前髮型不花巧,簡單有三種 ── 「大裝」、「西裝」、「游水裝」。大裝就是古天樂那種,有滴水(髮鬢)、圈耳;第二款是「西裝」,像我現在的髮型,飛高、飛白一點(飛青);第三款是「游水裝」,頭頂短(短約一寸),髮腳飛得比較高。剃鬚沒什麼風格,務求客人覺得舒服乾淨。

K:之前大家剃鬚通常會剃乾淨,但近五年很多男士開始蓄鬚,有些甚至覺得越大越好,有些則想看來更成熟,留陰影,突出輪廓,修飾臉型,看起來也更順眼。髮型方面興剷青、fading(漸變)。

必備架撐

K:師傅你們現還是用孖人牌剃刀嗎?還用刀片嗎?

L:沒錯,還在用孖人牌。當然都會用刀片。

K:什麼時候用刀片?

L:有些鬚比較頑固,刀片可以剃得徹底,但遇到大鬍鬚就難發力,剃得不舒服。你有機會用刀片的話,我跟你說,第一次用刀片,一定要用紙皮拉一拉。

L:刀功要好,一定要紮馬步。剃鬚拿刀,不用整個手臂的力量,而是用手腕力。你有沒有聽過這一行的數字訣?

K:是什麼?

L:百萬軍中卷白旗,夫子無人問仲尼,霸王失去擎天柱⋯⋯

K:沒有,我的中文很不好。

L:可能你師傅沒教吧。還有如果有人問:「你做盛行呀?」以前的人不想直接講做理髮,但禮貌上又要回應對方,就會說「君王頭上耍單刀,四方豪傑盡低頭」。因為清朝時代人人都要剃頭,只有我們這一行的人才可以在君王頭上拿一張刀。進來光顧的,管你是英雄豪傑,我要你低頭,按你頭就要低頭。

K:哈哈。

K:傳統理髮廳最特別的設備是什麼?

L:那張理髮櫈最特別,通常髮廊的椅子可以活動,但椅背放不下來,缺乏安全感。理髮廳的椅子可放下來,方便我們為客人剃鬚刮臉,讓客人有安全感。按照傳統習慣,男士洗頭要坐着,現在客人可以有選擇。這裏的舊風筒應該40年代就有了,火力比較集中,不過已經停產。

K:始終理髮櫈是理髮店的靈魂,我們店由台灣入手理髮櫈,經過改裝,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我們樂道理髮公司的概念是向上海理髮廳致敬,我跟拍檔兩個中西合璧,保留傳統上海理髮廳的感覺,結合了現代的髮型和音樂。

 

理髮店是男人的避難所?

K:一個好的理髮師需要具備什麼條件?

L:做我們這一行,技術不是第一,對客才是第一。要真、要誠懇,要先清楚客人的要求,才能發揮技術。很多年輕師傅覺得自己有技術,用不着跟你講那麼多。

K:對,最重要是對客人有交代。正如林師傅所講,我現在30多歲,朋友一個月才見一兩次,見客人還多。我們慢慢變成朋友,與客人的關係很重要。

K:客人最長跟你多久?

L:跟了45年,應該未未夠30歲就找我恤髮,現在照樣光顧。

K:我跟客人會聊天,有時候聊我的生活,有時候聊他的生活。交個朋友,可能他會問我女兒上學如何,我又問他工作或新婚生活、香港發生什麼事,什麼都會聊。你覺得理髮廳是男人的避難所嗎?

L:又談不上是避難所,但男士來飛髮、剃鬚、 洗頭,可以舒緩情緒、鬆弛神經。聊天投其所好,看看他們聊什麼話題。相識久了,有君子之情,都會問候關心一下對方。

傳統 VS 新派理髮

K:你入行以來見證行業的最大轉變是什麼?

L:現在沒人想學傳統理髮。技術難上手,現在 barbershop 剪髮收費三、四百;來這裏單剪才八十,哪有人肯做?寧願去當速剪師傅。這裏光是學剃鬚就很久,年輕人不是不肯學,就是全部去了做髮廊。不過這個文化值得傳承,技術很高。

K:你想傳承給下一代嗎? L:沒想過,他們不肯學,肯學我又不反對。

K: 香港男士九成都一定去過上海理髮廳,小時候坐得高高讓老師傅操刀,爽身粉灑在頸上。對我來講,傳統上海理髮店很值得尊敬,我現在看着林師傅剪髮,技術很出色。師傅現在78歲,還站在這裏幫人剪髮,其他行業的師傅70多歲就退休,但你仍然有功力有興趣,我很仰慕。師傅你對新派理髮店,又有什麼看法?

L:怎麼說呢?新派年輕人充滿朝氣,聽到他們致敬舊式理髮廳當然開心,我也欣賞他們新的風格。

想看更多封面專題故事及其他精彩故事,按此取閱2020春季刊免費雜誌! 

立即去理髮

其他文章

廣告
其他推介

    你或許也會喜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