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 icon-chevron-right 香港 icon-chevron-right 2018年回顧

2018年回顧

我們訪問了 Pink Dot Hong Kong 一點粉紅的創辦人,一起回顧香港 LGBT 群體對2018年的評價

pink dot
廣告

對香港 LGBT 群體來講,去年可謂是一個里程碑。2017年七月,香港終審法院判決一名英國籍女同志 QT 勝訴,裁定配偶簽證不限於異性伴侶,而香港入境事務處必須簽發配偶簽證給同性伴侶。這是一個好消息。可是,今年夏天終審法院卻裁定政府無義務提供配偶福利給公務員的同性伴侶。面對如此情況,到底受影響人士怎樣評論2018年呢?Time Out 跟香港大型 LGBTI+ 活動 Pink Dot 的創辦人 Abby Lee 和 Betty Grisoni 見面,談談這一年對 LGBT 群體的好與壞。

 

2018年快過去,你有什麽感想?
Abby:對 LGBT 族群來說,今年算是好的一年。雖然圖書館案件(支持 LGBT 的兒童圖書不會在公共圖書館公開展示,讀者須向職員索閱才能閱讀)及 Scott 和 Angus 一案(同志公務員爭取配偶福利)仍未完結,但綜觀來說,我們已經贏了幾場勝仗,例如 QT 一案。

配偶簽證的裁決是不是全年最精彩的時刻?
Betty:配偶簽證一案僵持多年,令香港開始認真地看待「lesbian」一詞,所以這是極為重要。

這一年來最壞的事情是什麽?
Betty:圖書館事件的確是一個打擊,不單 LGBTI+ 群體感到非常失望,連家長甚至全世界也是。Abby:大家都有選擇閱讀任何書籍的自由。對於那些要求禁止公開 LGBT 書本的人來說,如果小朋友看了那些書就會變「基」,那是不是看了犯罪小說,你就會變成連環殺手?

你對 Alvin Leung 一案有沒有信心可以勝訴?
Abby:有信心,因為他們是一對相親相愛的伴侶,值得擁有所有已婚伴侶應有的權利和福利。我們沒什麽其他的要求。我們有交稅,為何不能享有相同的權利和福利?爲為什麽當我們是次等?

10分滿分,你覺得2018年對 LGBT 群體有多少分?
Abby:我會給八分。
Betty:我會說「好,但可以更好」,可能 B- 吧!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但相比20年前,LGBT 人士在香港的待遇已經好很多。

相關文章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