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 icon-chevron-right 香港 icon-chevron-right 音樂專訪:本地小眾 hip-hop 在狹縫中的怒吼

音樂專訪:本地小眾 hip-hop 在狹縫中的怒吼

少數族群音樂人起革命,重新編出香港樂壇的節奏

作者:Time Out Hong Kong |
廣告
7on7
7on7/Max Power

Hip-hop 音樂源於美國黑人文化,久而久之由美國街頭崛起,遍及全球每個角落。近年香港的 hip-hop 音樂急速發展,新世代音樂人如雨後春筍般冒起,他們來自五湖四海,由海外難民到 「第三文化兒童」(third-culture kid)都有。這些「異鄉人」將自身經歷投入音樂當中,為本地少數族群發聲。

Txmiyama,人稱「Jap-Boy」,是居港的加拿大籍日本人,正是香港常見的「third-culture kid」。Txmiyama 的歌詞英、日文夾雜,內容無畏無懼,一針見血,以獨特視角描繪出香港的真實風景。〈5am Minibus〉裏一句歌詞就出現在金鐘反送中示威:「7K for a house like a cell/and you really think we out here scared of jail」,可見 Txmiyama 的歌曲令不少人產生共鳴。

「$7,000 租屋像坐牢房/你以為我們真的怕入監倉」

TXMIYAMA/Max Power

「大家都誤解了香港的族群分佈,」 Txmiyama 說:「不用說,本地當然有廣東話 rapper,但這裏也有一群外國人、移民,隨你怎樣稱呼也好,他們都需要有人聆聽意見。」

有賴 Txmiyama 和 7on7 等音樂人的出現,小眾意見得以傳達給更多觀眾。7on7 在2017年成立,是多國組成的 hip-hop 團體,成員包括 Seven Primoe(哥倫比亞)、Dannydjdk(中非混血)、Robby Runner(坦桑尼亞)、MildSauce James(菲律賓)、King$aral(印度)。七人出身於不同文化,各種元素融合在一起,塑造出獨一無二的音樂風格,打破香港既定的多元形象。

7on7/Max Power

這一刻你在聽 Robby Runner 用 Swahili 語饒舌,接着響起的是 Dannydjdk 的 trap 音樂。Seven Primoe 覺得他們的音樂自成一格,「我不想被定型為 rapper 或 hip-hop 歌手。我是藝人,我還有很多作為。」 他指出:「你不用跟隨任何規範。」同樣不想被定型的有 Lazyboi Dri,他是香港出生的菲律賓 rapper,歌曲用上英文、廣東話和 Tagalog 語饒舌。他的最新單曲〈Hand Dri Was Dealt〉講述自己的成長歷程,父親在香港任職私人司機,母親是家庭傭工,自己的菲律賓身分在香港長大從來不易。其中幾句歌詞是「broke since day one, man, we were living in the gutter/ so for my dreams, I aim real steady like a sniper」,簡單幾句道出了少數族裔及移民的內心話。他以 Tagalog 語唱出家庭傭工的 希望與困難,又以廣東話唱出自己從未被港人歧視,身邊的本地朋友全都支持他的饒舌夢。

「一開始就身無分文,住在社會底層/
我像個狙擊手去追夢求安穩」

然而,在香港的 hip-hop 音樂界中生存絕非易事。時至今日,廣東流行曲仍主導着香港樂壇。本地的 hip-hop 音樂活動不多,hip-hop 依然是小眾音樂,很多具才華的音樂人因而無處發揮。不過,音樂團體 Xabitat 正在努力改變獨立 hip-hop 歌手的命運。

Lord、Khemical Kris(Xabitat)/Max Power

Xabitat 三人成團,由 Lord、Kemical Kris 和 R&B 歌手 Wesley Jamison 組成。他們與朋友 DJ Fire Aux 成立了活動企劃公司 Mama Told Me,致力推廣 hip-hop 文化。Mama Told Me 不時邀請國際歌手來港表演、舉辦 hip-hop 活動,無論中文或外語音樂人他們都鼎力支持。

雖然 Wesley Jamison 的正職是機械工程師,但他覺得饒舌才是人生的主舞台。「這從來不是一個興趣」他說:「這是我的目標。」即使組團和活動企劃的收入不足以支持他們全職做 音樂,但 Wesley Jamison 對未來充滿寄望。將來 Xabitat 希望可以到中國內地及東南亞表演,把 hip-hop 音樂推廣給更多本地聽眾。

香港音樂文化不斷演變,而各位 hip-hop 音樂人,包括 Txmiyama、7on7、Lazyboi Dri、Xabitat,表現了這裏的面貌──多元創新、獨特而且腳踏實地。「總會有人覺得我們不講廣東話,就不是香港人或中國人,我明白。」Txmiyama 說:「但也總有一群人對我們的音樂有共鳴。」

相關文章

廣告

You may also like

    廣告